好省CEO尹巍

原蘑菇街创始团队第一任产品总监。

原网易考拉中间件负责人。

9年一线互联网技术产品背景。

在电商导购领域有很深的积累及造诣。

致力于帮助千万人将自己的影响力变现。

好省邀请口令:773888

好省CEO尹巍

下面是来自好省CEO尹巍的自述:

我是湖南人,本科在湖南本地就读,研究生考进了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。

毕业后就直接进了网易杭州研究院做后端工程师,当时网易杭州还很小,只有百来号人,现在已经上万人了,网易云音乐、考拉、严选的核心骨干基本来之于这批人。

当时博客和人人网正火,web2.0思潮涌起,网络上各种讨论myspace、tumblr、twitter、facebook等前沿产品。

国内微博刚红,微信刚出,当时吴军写的一本叫“浪潮之巅”书的也影响了很多人,自己就是其中之一,觉得也要去“改变世界”,毅然放弃工程师角色,去做了产品经理。

从“蘑菇街”到“小世界”

2011年自己降薪3倍加入了早期的蘑菇街做产品经理,成为创始团队之一,十个人不到挤在一个居民楼里创业,经历了蘑菇街从小做到大的全过程。

虽然蘑菇街现在不怎么样了,但是之前也算辉煌过,2015年初在蘑菇街最巅峰,跟美丽说合并之际,离职出来创业。

因为在内部,所以看得清楚蘑菇街业务背后蕴含的问题,这个问题是很多创业公司的通病,那就是平台只是吃了一波或多波流量红利,然后再吃了几波资本红利,做到了一定规模体量。

但平台业务本身缺乏核心竞争力,并且盈利能力弱,当下一次流量红利变迁,平台跟不上时就会暴露出问题。

微商和淘客是比一些互联网创业团队接地气很多的,趁着流量红利赶紧闷声赚一波钱,下一波流量红利在那里,自己能不能抓到谁都心理没底。

2015年初自己出来创业做了一个内容导购App叫小世界,算垂直版的小红书,但内容方向细节没做对,并且创业环境不比之前,所以没做起来。

2015后的创业环境跟2014之前比最大的不一样就是营销成本陡增。2014年之前资本没那么热,而且创业团队少,移动互联网红利也多,所以做个还算合格的App都能上点量,然后就可以去融钱,融了钱继续砸钱下去起量,如此循环。

但是2015年之后,市场已经完全不一样了,热钱很多,初创团队也很多,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本身已经在消退,所以当时主流的微博跟广点通获客成本高了很多。

我们做了快两年,钱也烧了两千万左右,没做出来体量来,只能转型。

开始做好省APP

2017年上半年群发单一路增长,但好景不长,7-8月份微信陆续批量封群封发单号,导致微信群暴力发单无可为继。

2017年十月,我们应淘客们的建议,也做了App,但是没有主动去推,因为之前经历我们深知App是推不动的,大量的时间还是放在跟微信协议做“斗争”上。

哪知道2017年底花生日记大爆发,自己才去好好思考里面的逻辑,原来App跟微商代理模式结合,再跟微信社群结合是可以快速起量的。

一是代理裂变模式,用户拉用户,大幅的降低了获客成本;

二是App跟社群结合,大幅提升了App的留存率,以前的纯导购或返利App留存都不高。所以研究后,就把App改成了花生的模式,后续还针对淘客的场景做了模式优化。

2018年3月将一部分淘客转移了过来,应该来说愿意转移过来做App的绝大部分淘客都得到了几倍几十倍的增长,最大的几个一年佣金收益是增长了上百倍,只有那些由于各种原因不花心思做的没有享受到这波红利。

经过一年多的发展,好省App月佣金已经从几百万万涨到了现在的大几千万,一年时间内几乎没有额外增加过淘客。

也就说这些增长都是淘客通过模式裂变自增长出来的,一些淘客对做App存在很多质疑,我们自己的数据,包含同行的数据都印证了,做App是绝对可行的。

我理解,做好裂变App的核心和其他微商模式是一样的,那就是信任,自己得信也要能让下面的人相信,一条心的团长能量惊人。

马爸爸说的因为相信所以看见,而不是因为看见所以相信。

 

 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